?
中國印刷行業網_中國印刷技術協會_中國印刷雜志社_印刷_印刷雜志_印刷網_印刷行業權威信息發布網站
當前位置: 首 頁 > 人 物 志 >

施乾平:執匠人之心 鑄就大國品牌 踐行中國夢

時間:2019-08-15 10:50來源:《中國印刷》雜志  李婧 點擊:

編者按:

20年來,施乾平以匠人之心,琢時光之影,不論風云如何變幻,他都像一根定海神針,讓JHF在自主研發、技術創新、合作共贏理念的引領下,沿著正確的方向,以自主可控之魂大步前進。

● 文/本刊記者 李 婧

“他們往往不會站在前臺鋒芒畢露,相反,他們沉默內斂、謙遜為懷的個人特質和不屈不撓的專業精神齊集于一身……”吉姆·柯林斯在《從優秀到卓越》一書中如此描述創造卓越型企業的“第五級領導”。

這句話用來形容北京金恒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JHF”)董事長施乾平再合適不過了。

他是我國工業數碼噴墨打印機、數碼噴繪機的開拓者;曾榮獲中國僑聯“新僑創新創業杰出人才”稱號、2017中國公益年度人物、濟南市優秀企業家、濟南市五一勞動獎章、“2018影響濟南”年度經濟榜樣……諸如此類的獎項不計其數。

大多數人看到的是JHF征戰市場的榮耀時刻,并驚嘆于施乾平如此年輕就已經在實業里開辟出“屬于”自己藍海,卻少有人深入思考為什么是他。

常有人說“時勢造英雄”,施乾平也曾在采訪時表示,“我是改革紅利的最大受益者,趕上了中國高速發展的好時代。”

縱觀JHF一路以來的“快速”成長,或許有些時代的“紅利”成分,但是能在更迭換代速度極快、日新月異的時代中站穩腳跟二十年,并在行業動蕩、探索轉型的變革期中一直保持向上生長的動力,沒有過硬的實力、超出常人的專注與堅持,“運氣”再好恐怕也做不到。

追究其本質,施乾平始終只以“匠人”的姿態專注于一件事,即中國工業打印的發展。用他自己的話來說,“我就是不會輕易妥協、放棄,這條路走到天黑,走到天亮,走到天黑再走到天亮……”

“找尋”初心:以品牌之力破局 初戰告捷

2019年,JHF迎來了成立的第二個十年,也是施乾平進入工業打印機行業20年。這期間,他憑借自己的專注與創新思維帶領JHF一騎絕塵,走在了世界前沿。他是中國工業打印市場興衰與變革的見證者和參與者。談到進入行業契機,施乾平告訴記者源于自己的“愛國情懷”。

1999年,26歲的施乾平為了填補國內產業空白,懷揣著塑造民族品牌的追求,在北京中關村創立了北京金恒豐科技有限公司,開始著手開拓中國工業打印機的自主制造領域。這一年對他來說是個非常重要的轉折點。

與很多同行一樣,JHF也從生產大眾化的普通打印機,也就是當時最熱門的普通油墨耗材噴繪機開始。善于思考鉆研的施乾平帶領著初創的金恒豐團隊在2000年生產出第一臺數碼噴繪機,開創了數碼技術在噴繪打印領域的應用先河。他坦言,當時噴繪機的利潤非常大“成本五萬塊錢的機器,市場價可以賣到三四十萬,日子過的很是舒服。”可這不是他的初心。

由于工作需要,施乾平經常到全球各地參加行業大大小小的展會,但他發現居然沒有一臺國產機器,沒有一個中國品牌可以和國際品牌同場競技,這讓他很受打擊,也開始重新審視企業的業務布局,他意識到僅僅跟隨國內“市場熱潮”做設備——需要什么就生產什么,這條路是行不通的,這樣的“繁榮”是不會長久的,要想企業發展壯大,走向國際市場,必須走品牌化之路。也就是從那時起,施乾平便堅定了創立國產工業打印機知名品牌的想法。

2002年,JHF旗下威斯特(VISTA)和獵豹(LEOPARD)兩個品牌數碼打印機相繼上市,但受限于企業的影響力,產品在市場始終無人問津,得不到認可,無法打開銷路。為了讓代理商能銷售JHF的產品,施乾平向客戶承諾:“用壞了保證修,修不好保證換,沒法換保證退”,目的就是讓客戶感受到JHF決心深耕領域的勇氣和對品牌質量的自信。

“我曾經不止一次的在客戶面前說過,中國的工業打印機,如果最后一個企業倒下了,那這一定是我,我一定堅持到最后。”最終,施乾平用真誠和品質得到了客戶的信任,逐步打開市場。2004-2005年,JHF在廣告打印領域市場份額已位居全國第一。

“初戰告捷”并沒有讓施乾平和JHF停下腳步,他們又將目光鎖定了彼時國際廣告打印更為先進的技術——高精度UV噴墨打印機,為自己定下了又一個不容易的“目標”。

“回想企業初創這幾年的時間,很慶幸讓我們經歷了各種挫折,面對、處理各種困境,讓一次次危機轉危為安。我想也就是在那個時候,磨練了我們耐心,讓我更加堅定自己的判斷,更加專注今后要做的事。那段時間所做的產品技術含量雖然不高,但無疑為企業的后續發展奠定了基礎。”施乾平如此說到。

執著匠心:深耕細分領域 助推品牌價值提升

與JHF品牌數碼噴繪產品一同“崛起”的還有“山寨機”。在他的記憶里,那時的模仿者、跟隨者如雨后春筍般出現,而且越來越多,使得市場陷入無秩序的競爭,且日趨激烈,危機也越來越多。

彼時的歐美國家開始陸續頒布法令,要求生產環保打印機,隨之,一種環保的、光固化技術開始推向市場。反觀當時中國市場,由于技術所限,國內生產的工業打印機使用的耗材并不環保,打印出來的成品不僅污染大,而且氣味重。2013年前單臺設備售價在100萬元以上的高端打印機,100%都來自進口。施乾平篤定“環保打印”絕對是全球未來發展的必然趨勢,因此,他果斷將“深耕更加高端的環保打印機細分市場”作為企業未來發展的新藍海。


JHF董事長施乾平參加“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重要講話精神座談會”

要知道,當時正值國內噴繪機市場的“黃金時代”,高端UV噴墨打印機還不被國內市場所認可的,何況還是國產品牌。施乾平的這個決定在當時來看是大膽又冒險的。

“公司內部很多人反對我的選擇,認為我們做噴繪機已經非常賺錢了,沒必要冒風險去走一條艱難而前景不明的路,但我不認為是冒險,換句話說,這個時候我會更珍惜自己所把握的短期內大家沒有看到的窗口機會。”

由于工業打印機技術源于國外,中國企業大多都是學習或者做中低端產品,技術的嚴重落后,無疑是施乾平面臨的最大、也是最難攻克的壁壘,迅速組建一支具有專業能力的研發隊伍才是實現“夢想”的關鍵。

2008年金融危機帶給施乾平“夢想照進現實”的機會。此時很多大企業開始裁撤高薪人員,未被裁員的很多也面臨減薪降薪的問題。于是,他抓住契機,從業內國際知名企業旗下招來大量擁有豐富的技術積累的技術骨干和管理專家,建立了JHF的研發團隊。

在強大的科研力量支持下,2010年,施乾平帶領JHF率先研制出中國第一臺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高端5米寬幅面UV數碼打印機,引起市場的廣泛關注,他用成果證明了中國制造也可以比肩世界,這是JHF進軍高端環保打印機的第一步。

然而市場是殘酷的,當這臺代表行業領先技術的產品問世時,卻因為高昂的售價讓許多客戶顧慮重重,銷售一度處于停滯狀態。當時國內高端工業打印機市場全部被國外品牌壟斷,單臺起步售價百萬的機器,都是國際知名的大品牌,國產工業打印機一般售價在十萬到三十萬之間,好一些了也就賣到四十多萬。


金恒豐與富士公司強強聯手在IGAS印刷展上推出最新機器

“面對相似價格與品質的高端打印機,國內顧客總會習慣性地選擇國際名牌,而非中國本土品牌,我們與其競爭并沒有任何優勢。”

面對市場和內部的雙重壓力,施乾平依然選擇了堅守和攻關。施乾平說,“我屬于那種一旦做了決定,就堅持去做的人。即使在過程中,會有人不理解、不認同,但我會選擇依然堅持努力,直到把事情做成功。因此,我認定了打印領域,我就要做全球打印設備的領導者,在這個行業做專、做實、做強、做長。”

2010年,JHF歷經兩年潛心研發出中國首臺高端5米寬幅UV工業打印機,但市場并不買賬,只因國產品牌定價百萬。直到2013年,這臺第一代機器依然是“零”售出的狀態。這讓施乾平意識到,別說是國外,就是國內對國產品牌,尤其是對高端品牌都存在偏見。如何破局,讓客戶花同樣的錢,放棄世界知名品牌,贏回市場主動權,是擺在他面前的又一個“難題”。

頂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推薦內容
? 2019年手机开奖结果